首页 > 养生禁忌> 文章正文

食用毒蘑菇(战斗民族爱吃毒蘑菇?吃不死就不算毒,烹饪方法让人大开眼界)

养生禁忌 2021年12月05日 58 白菜

  不靠谱的战斗民族 005:俄罗斯姑娘怎么吃毒蘑菇?

  这个话题,实际上是在9月份提起来的。因为现在蕾娜还活蹦乱跳的,所以她是对的,战斗民族的姑娘吃几个毒蘑菇不算啥……

  

  尽管干活任劳任怨,但蕾娜当导游不是每个她接待的旅行团都满意,问原因,说是这姑娘太文青了,在列车上一会儿让我们照夕阳,一会儿讲沙皇到西伯利亚视察的经过……我们管沙皇来西伯利亚干啥,大伙儿还忙着斗地主呢。

  瞧,这就是文化冲突吧。

  凭心而论,蕾娜是个好姑娘,不但能自己带孩子,还能做饭,偶尔晒个蘑菇汤还挺诱人的。

  

  但那天看到这姑娘要吃的是从山上采来的菌子,而且是这个颜色的,老萨赶紧去电警告:停!这玩意儿吃不得!

  野蘑菇这个东西可不能乱吃的,每年因为吃毒蘑菇死的人比鲨鱼咬死的还多。前些天和几位朋友到东北的绥芬河拍片,女作家水玉发现在红花岭抗联营地附近长着相当不错的蘑菇,便忍不住动了馋虫。

  

  在一起的朋友有厨师出身的,觉得这种蘑菇好像市场上有,应该吃起来没问题。

  

  于是我们的女作家便摘了一大捧,用几千块钱的西服兜着,希望部队的伙房帮忙给中午加个菜。

  结果是被火头军严厉地禁止了——这蘑菇即便从品种来说是可以吃的,但野生的就是不行,它会从周围环境里吸收毒素,非得人工种植几代后才算安全。

  所以,吃菌很容易吃出毛病来,尤其是那些颜色鲜艳的蘑菇,最好碰都不要碰。

  蕾娜根本把老萨的警告当做耳边风,说这个是我们的“鹿角蘑”(因为形状像驯鹿的角而得名)啊,是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地区最好吃的蘑菇,凭什么不能吃呢?

  说着,还发来了一个菜谱,专讲怎么吃这个蘑菇——她说这个鹿角蘑最适合搭配土豆。要做这道菜,蘑菇应该洗干净,先在盐水里煮5分钟,然后在平底锅里和洋葱一起炒,直到熟透。然后将土豆蒸熟,加入全脂牛奶和黄油,捣成泥。把几勺土豆泥堆在盘子里,中间挖个槽,把炸好的蘑菇放进去,就是俄罗斯名菜——鹿角蘑菇篮。

  听她说得那么有把握,我想自己是不是多心了,但出于担心还是多问了一句:“没有毒吗?”

  蕾娜表示放心吧,这个蘑菇会变颜色,随着生长,它会从白色变黄色变红色变紫色,只要颜色是乳白色的,就没有毒。

  “可你采的蘑菇已经是红的了啊!”我说。

  “没关系,只有一点点毒,少吃一点就好了。我的经验,吃一个没关系,吃两个胃会痛一阵子,但也不厉害,还是可以吃的,好吃嘛。”蕾娜回答。

  这是蘑菇的毒素引起的神经痛好不好!

  哦,我忘记蕾娜是战斗民族的了,他们怎么会在乎什么神经痛?

  这个话题似乎让对面有了兴趣,蕾娜开始发照片,来晒自己在采在吃的蘑菇——

  

  这个叫“多死多味客”,是俄语“雨衣”的意思,后来请教小魔女,得知大名是叫马勃菌,太太说剧毒……

  等等,看着这个刺刺的家伙,就觉得不像是善良之辈,这个东西能吃吗?

  “不能乱吃的,长老了毒很大的,一踩就会碰的一声,黑色的孢子喷得到处是,像是一股烟,所以我们也叫它‘老爷爷的烟斗’。”蕾娜表示自己很谨慎,“没有长老的时候可以吃,当然,那时候它的外皮也是有毒的,要剥掉,然后切块,用黄油来炸,样子像……簋街的烤扇贝!”

  

  意思是像这个样子?倒是让人蛮有食欲的。

  随后蕾娜介绍了几种在远东树林里容易找到的蘑菇,比如我们也常吃的羊肚菌,还有一种叫做“巴贝拉”的,似乎是不但没有毒还能帮着抗毒——反正,按照她的说法,上山采蘑菇是俄罗斯人的一种生活方式,是断断没有理由放弃的。

  至于野蘑菇有毒的问题,她坚信奶奶传下来的经验和食谱肯定是有用的,而且当年他们生活在镇子里,如果有人吃蘑菇中毒了,大胡子的医生便会先给人喝盐水催吐,然后吊上一瓶葡萄糖听之任之。大多数人也就这么缓过来了,每年毒死的只有个位数,还都是粗心大意的人,从来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  每年都死人还不是大问题?老萨正在转这个脑子,蕾娜又发过来一种蘑菇的照片——

  

  这个……就让人太不能淡定了。

  就这个颜色和长相,谁要说它没有毒我倒立洗头。

  “可我们俄罗斯人一直都在吃啊。”说着,还给我发来好几张俄罗斯人怎么吃这种叫做“马萨卡拉”的蘑菇(后来太太认出这东西学名叫“毒蝇伞”……)。

  

  大爷吃。

  

  小伙子也吃。

  

  所以她觉得老萨的反应有点儿过度,还在絮叨这东西如何美味,而且吃了会觉得如梦似幻。

  停,这战斗民族的姑娘明显是中毒了好伐?

  “才不是,我们有我们的吃法。”蕾娜表示鄙夷,“这个蘑菇有毒大家都知道的,所以我们会把它剥皮,菌肉拿来煮之后,就把水倒掉,再煮,再倒掉,几次之后,在平底锅里放黄油和切碎的洋葱,调味和煎炸它……吃的时候最好搭配酸奶油。”

  “那,到底要煮几次呢?”我承认有一种吃货的冲动开始发芽了。

  “我一般是四五次,等没有那种颜色了,还要洗干净再煎,不过男人们通常煮两遍就吃,也不是每个都要去医院。”

  

  蕾娜说“那种颜色”而没有说红色,是因为毒蝇伞还有绿色版本的和黄色版本的,毒性不一。

  “最近疫情的事情怎么样,听说有开关的希望?”说着说着就转了话题,蕾娜时时刻刻等着中国大发慈悲赶快开关,好赶紧带团延续她的小富婆生涯。

  “等着吧,总会有那一天的。”老萨只好这样宽慰她——中国再慈悲也不敢随便开关啊,最近几次闹得厉害都是境外输入……不过,宽慰人总是不需要花钱的。

  “总会有那一天的,等你能过来,我请你吃野蘑菇汤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下线半天,才恍惚觉得老萨的吃货神经好像出卖了自己,怎么办?开关了真去吃“多死多味客”和“巴贝拉”?毕竟咱不是战斗民族,想想怎么有些汗毛凛凛的?

  忽然就看到了这些报道——

  

  

  

  

  

  真开关了,就带个云南的朋友一起去。

  战斗民族?不信吃不翻她!

  【完】

  欢迎关注公众号【萨苏】(sasutime)
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饮食养生网Copyright @ 2011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鲁ICP备66666666号 内容来源网络,仅供参考!如有侵权联系站长删除。 QQ:1779510018